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亓桃】旧事重提 chapter2


  来晚了,三次有点忙。
   回忆杀预警。

 
 我拿什么条件能把你遗忘,除非我们一开始就不曾爱过对方。——《袖手旁观》

 
 美国的12月24日当晚,很是热闹,随处可见肤色各异的人们相拥互道欢喜,夜空也被灯光映得很明亮。

  这座大厦的大厅很宽敞,地面铺着大理石板,鞋跟敲在上面的声音清晰明亮。

  陶桃与简亓的距离已十分近了,差着一步未迈开的距离,能在对方瞳仁中看到自个儿影子的距离。

  他还是同十数年前那个平安夜晚的青年那样年轻,唇边扬起的弧度和眼中的温度都无差,眉头舒展,不似那个以眉梢的冰冷刻薄回应她的男人,他拿走了十年来冷漠敌对的时间和牢笼,跨越了世界上最大的大洋和十二小时的时差来到她面前。

  仿佛拨动了谁的钟表,回到了十二年前的平安夜。

  可是陶桃,已经三十岁了。

  她穿着Amani最新的冬日套装,踩着Prada的细长高跟,挎着Gucci的怀旧手包,身上是CHANEL特调香水的气味,化着精致美艳的妆容,红唇用Tiffany勾勒出锋利的唇线。

  连她自己都不记得那个素面朝天,在梳妆镜前笨拙的编着黑色长发,穿着当下流行的露肩碎花裙的那个小姑娘了,那个十八岁的陶桃。

  【旧事】

  上了大学后,陶桃就成了校园风靡人物。

  她向来有受人追捧的资本。

  她家世不凡,容貌姣好,且性格还开朗近人,气质不俗,专业课文化课成绩都非常优异,名声甚至传到了校外。

  名牌大学的学子对于追人也是很有一套,无奈陶桃生人的态度总是温和却冷淡,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个“高岭之花”的名号。

  简亓与这位音院院花的相识也极具戏剧性,才子佳人在图书馆相遇,陶桃那日寻的琴谱被一柜之隔的简亓递过来,巧的是那是肖邦也给初恋的曲子,后被人宣扬,也染了一股浪漫的人宿命味道。

  简亓也同样是一位有名气的角色,能文能武,兼修管理和音乐,性子温柔而体贴。

  得了个俗套的浪漫开头最后也躲不过戏剧结尾。

  他们相恋的那两年,在众人口中,是极浪漫的。

  在陶桃眼中,他们过的不过是平淡日子,简亓一致性子温和而有耐心,众人口中温顺好说话的姑娘到了男友这倒有了年轻女孩的生动,会嘟着嘴耍小脾气,坏笑着捉弄男友,在老师不注意时遛出教室去约会。

  她从众人追捧的云端下来,而简亓就站在地面上张开双臂朝着天空,接住他的女孩,稳稳地将她搂在怀里,微垂眼睫,眼里心里只容得下陶桃一人,是脚踏实地的幸福。

  【无意】

  作为深度发觉的金牌经纪人,陶桃也听闻过不少简亓的花边新闻,她向来一笑而过,无所谓真假,只曾真切地撞见过一次。

  那位姑娘是简亓从素人一路带上来的艺人,她曾在年会上瞧见过一次,与屏幕上高岭之花的人设不同,她本人开朗而温顺,对经纪人之外的人倒是存了几分冷傲,单对简亓温言软语,再添上男方的容貌气质出色,被各怀心思的人传成了一篇篇幅不小的故事。

  某个冬日她被客户约在公司附近一家较为出名的西餐厅,简亓与那位女艺人的位置倒是同他们不近,被她去洗手间补妆的时候瞥见了,镜头前冷清气质的姑娘像个小女孩,把沙拉酱蹭到了鼻尖上,坐在她对面的男人背对着陶桃,看不清神色,只认得出是简亓,笑着伸出手去为她擦掉,她吐吐舌头淋着手包来洗手间补妆。

  在洗手间偶遇陶桃的时候她脸上流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在公司里就有所耳闻这位金牌经纪人对简亓手下的艺人都不会给几脸好脸色看,所以只礼貌地称了声“桃姐”,便不再言语了。

  谁料陶桃主动朝她搭话了:“你和简亓……来约会吧?”陶桃的表情很微妙,似笑非笑,红唇以刻薄的角度僵硬着,削瘦的背脊紧绷。

  “嗯。”

  像是脑海里那根一直拉紧的弦绷断了,那根弦扭曲缠绕,箍住了她的心脏,牵连着每一下的跳动都沉重无比,闷在胸腔里,声如擂鼓。

  擦得明亮的镜子映出她的脸色,惨白如纸,一瞬间散了力气,眉眼中清晰的染着疲态,她看着镜子中年轻貌美的姑娘,面色如常地挎着包走了出去,还淡淡笑了,雪白的后颈线条完美,似骄傲的天鹅。

  她和客户喝了点酒,对方见她神情疲惫,就散了局。

  陶桃差了陶醉打的过来,她的车在公司车库,她便下了电梯步行走回公司,。

  把钥匙给了陶醉后她就在车库出口寻了个长椅坐下,揉揉小腿,她今日的高跟鞋不太合脚,每走一步都得紧绷着肌肉踏出去,难受都很。

  今晚的路灯很明亮,驶出车库的那辆眼熟的日系轿跑她也看得很清楚,包括副驾驶上那个语笑晏然的女孩,瞧得真切。

  记得她大一的时候,新手拿了证,还有不少女司机的错误操作,她一向要求且追求优秀,谁人也不告知,在少人的大学城附近路段反复练习,有一天和一辆变道行驶的越野撞个正着,算是场不大不小的车祸,把听到消息的简亓吓个半死,他们那时还没确认关系,简亓第一次以男友的立场凶了她,然后看着低头不语绞手指的陶桃破了功。

  因为怕家里人担心,所以陶桃只把消息告知了简亓,被后者任劳任怨的悉心照料,一向被人宠爱着长大的陶桃倒十分不好意思。

  伤不是太重,要不了多久陶桃就能返校了,出院那天简亓来了车来接她,让她坐在副驾驶位上,汽车发动后又突然一本正经地开口:“这个位置我只让我我妈和你坐。。”

  “哦。”陶桃的回应听不出情绪。

  车开到路口,是个一分多钟的红灯,简亓拉开安全带凑过来,极近的距离,在陶桃耳边低声说,“只让两个人坐,世界上我仅爱的两个女人。”

  陶桃这回没说话,只是脸不动声色地红了,连耳廓都有些烧。

  简亓在反光镜里看到女孩红着的脸,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压不下去。

  ……

  陶醉把车开过来了。

  陶桃踢掉脚上的高跟,赤着脚拉开了副驾的门,坐了进去。

  “姐……”陶醉想说什么,陶桃却示意自己累了。

  嘿,谁还不是谁的副驾驶了。

  陶桃想起高中闺蜜失恋时曾满脸愤恨地说过一句话:念念不忘的才是傻逼。

  她嘴里念叨着,天空飘下了雪花。

  那天原来是平安夜,重庆下了多年来的第一场雪。

  【重提】

  异国街头。雪已经连下了几日,地上的积雪都蛮厚了。

  陶桃再初分开的那几年,也曾想过这样的场景,所爱隔山海,那么简亓就跨越了山海来到她面前,朝她展开怀抱。

  可是,又是十年过去了,陶桃已经等不起了。

  她不够力气去再尝试一场爱恨,她怕极了分离。

  所以陶桃向简亓道了一句“平安夜快乐”,便绕开他,走向了外面不知何时起的风雪。

  -TBC-

  刚开学太忙了,一直没抽空上来发文。而且我发现了我写连载的话字数真的长不了。更新时间没法履行了,只能定的一周三到四更,这篇文也不会太长,只是我过程蛮纠结的。

  其实我有一长串想说的,可是我太困了……欢迎评论提意见,每个情节我都是用心敲定了的,都有它们的意义。

  只能说到这了。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