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羊肉包】part1开首的一篇是某某出生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ooc我的锅,他们都是好的
私设满天飞,一切扯得不行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呕果然万事开头难part1写得有些勉强,短小。
《连续剧》1

——我们的人生像是一场悲怆而孤寂的舞台,场下镁光随行,场上的我们光影交织。

宁泽涛与孙杨的相遇于2009年。
那时的他与孙杨都不过是泳界中不为人知的无名小卒;可是一切在那时终是有了不同,就像远处望不尽尽头的蔚蓝冰海,隐隐展露的冰山一角。

2023年,东京的樱花开得很美。
这是宁泽涛退役的第一年,也是孙杨离开人世的第一年。
讽刺的是运动员的伤痛没有达到的,世俗的舆论没有击败他,心脏笼罩的阴霾本该在那之后被移除,此时却出了意外。
那时的宁泽涛膝伤突然恶化,转移到祖国的心脏升院治疗,好在手术成功并无太大的后遗症,对内特批了一周的训练假期。他的旅伴是退役两年有余的孙杨。
第一站是西湖,直到很多年后宁泽涛依然记得那一天湖上的碎光和倒映在身旁恋人眼中的漫天星海。
绿柳照拂下,高大的男子轻轻揽住了他的肩,低头送上一吻。
黄昏时分夕阳在身前恋人的身后逐渐收束成暧昧的光线,是命运的忽明忽暗,在那之后宁泽涛还会想,这是否是未来给出的警告与告别。
在杭州最后一晚的那个街头,一片混乱。
夏日的蝉鸣也停止了活动,空气中萦绕的血腥和寂静夹杂,油柏路上是车轮急刹的漆黑痕迹,远处的驶来的警车上警笛一长一短的拉着,宁泽涛还是保持着这个半跪的姿势,手下是生命的流逝。
握住的手冰凉,直到最后孙杨还是没有对他说出一句话;远处的车没有鸣笛、没有规律的急驶而来时,宁泽涛只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接是一阵巨大的冲力,他感觉到紧紧拥着自己的孙杨胸腔间发出一声闷哼,温热的血落在自己的颈上激得他一个冷颤,随后…他便什么也没有意识了。
再度恢复对世界的感觉是在医院的急救室外,刺鼻的消毒水和带着铁锈味的血腥气息刺进他的鼻中,手术室的大门打开,被衣物裹得只露出口鼻的主刀医生摘下了自己的口罩,略带歉意的向宁泽涛开口,纵使见惯了生老病死,却还是被青年眼瞳中透寒的绝望影响到。
宁泽涛就像是被触碰到逆鳞的野兽,瞬间从等待的座椅上跳起来,咆哮着往手术里冲,却被在场的几位男医生拉住,一个后坐力使他踉跄了一下,面色灰白。
“宁先生,请问您有孙杨先生家人的联系方式吗,我们需要把遗体交代一下…”
宁泽涛突然感觉有些悲哀,自己与他相识十余年,曾经是朝夕相处的队友,更是亲密无间的恋人,只是后者这样的关系是不可为人知的,是被大多数人唾弃的,哪怕他们之间是有足以交付包括生命所在的一切,到头来也不过如此。
都结束了。
他的代价是余生中无法停止的思念与梦魇。
这一切不过是开始。

离开之前他见到了孙杨的妻子与刚满月的孩子,孙萌萌的眼睛圆咕噜的,眼瞳很黑,见到他时的笑容很熟悉。








结尾接得有些突兀了,其实愿意是想接到下一篇但是感觉又是在奇怪之后放在这了,算是一个伏笔了,因为本人文笔不够所以想要表达的东西并不深厚感觉有点词不达意orz 剧情是铺垫有些空洞,希望大家多担待啦!

评论 ( 8 )
热度 ( 9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