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关于世界的打开方式

(上)

  梗源@luanma;然而写到最后跑偏了科科。

  一个无聊的晚自习产物,本来是中秋的小月饼的但是因为时间问题没能发出来,然后顺便就把后续给接了,没想到还蛮粗长。

  高亮: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在休养身体的这些天里,张继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护理师刚来按摩自己这些时日里很少活络的腰身,腰上绑住的冰袋隔着贴身的衣物,薄而透气的衣料隔走了冷意,冰冰凉凉的触感舒服的让人昏昏欲睡。

  张·网瘾少年·继科打开微博,顺手刷了起来。

  翻到央五官博的微博,居然是在说自己和自家好友马龙的友♂情。

  啧啧一声,戳开了评论。

  ||@AAA:壮哉我#龙獒龙#大旗!!!夭寿辣原来央五也是战友欸!~

  这什么鬼?张继科好奇地点开了那个TAG;

  这什么鬼!!!!!!!!!

  看着满目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的内容,我想我要冷漠到底。张·冷漠脸Jpd。

  嗯,群宣?看着打开的图片。

  这个好像挺正常的样子。

  本着学习不止生命不息的好奇宝宝属性的张继科,张继科打开了有段时间没用的马化腾,加入了那个【国胖队是个团结友爱大家庭】。

  “b。新人入群自选皮哦,无需审核的~”】张继科看着那个顶着马龙马甲的群主,深感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前面那个b。是什么意思啊?“

  “你好”规规矩矩地回复了一声,感觉自己不太懂对方的意思。

  “萌新请快选皮,以及,记得带套。】”"张继科"发话了。

  带…带套???maya这个地方好可怕!

  于是他打了串点。

  “b。是小白吗?”方博说。

  我一点都不白。张继科这样想。

  这时"马龙"来私聊他了,“萌新萌新。”虽然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过是私聊,应该是在叫自己没错吧。于是他打了个问号。

  对方发来一个文件,并说:“新人应该是第一次接触语c吧,群里很多小伙伴都是呢,了解一下吧w”

  都很会照顾人嘛。张继科看着窗口上方的“马龙”,无声地笑了笑。

  张继科最后选了室友小胖的皮。

  由于伤病的严重性,对里并没有给他安排大剂量的训练,就连一些不必要的活动出席,都被队长马龙体贴不着痕迹地挡了回去。

  这也就使张继科有足够的时间在群内活跃了。

  在恶补了语c的相关知识后,凭借对队友的了解,让张继科在群里混得愈发如鱼得水。

  ……不过有时候队友们之间的友♂情好像让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比如说方博你怎么一直完博就滚到许昕床上去了呢???咋还亲上了呢?!这个世界我有点不太懂啊!!!

  28岁的张继科感觉自己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但是当他看着"马龙"和"张继科"之间的一些互动却让他心下有些异样的情绪在里面,就像冬天结冰的湖下游动的鱼,待春暖花开之时就会从消融的冰层中探出头来。

  他们亲密地跨过那条线的举动,不是他和好友之间看似亲密无间却仍存着现实膈膜的一层关系,是情绪的释放,是情意的抵达,是爱与得失。

  当他看着"马龙"和"张继科"拥吻时队友友善的祝福和回应。

  他突然地想得到这样的东西。

  那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戏,大致是恶俗的双向暗恋的戏码,是温馨的套路,还有让人落泪的结局。

  张继科认为自己明白了什么。

  

  马龙觉得张继科最近有些奇怪,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了,好像又更疏远了。

  他会等自己收拾完东西做好总结工作一起去食堂而不是往常那样第一时间就冲去,但有洁癖的他又不像以前一样自然地拿起自己的水杯喝水;队内训练的时候他会挤开自己的小师弟笑眯眯地要求来对练,却不像以前那样会在晚上是到自己房间聊一些与对内无关的八卦;他会找自己直播但脸上的神色却很淡漠,而又绝不是唯一。

  这样的张继科让他感觉很危险,却又忍不住去接近,换来的是对方生硬的后退。

  什么事情已经改变了。谁知道呢?

  

  “转机”出现的时机有些坏。

  在男团拿下三个连冠后,就有了一些信誓旦旦而子虚乌有的传闻。

  先是退役,其实全队也没有在意这一言论,毕竟年龄和伤病摆在那,是一些媒体时不时就会放出来搏人眼球的,不过这次奥运会上人气和外界关注度的飙升使的此事的影响变得大了些罢了。

  ……不过这个南京藉校花是什么鬼?

  微博、天涯、猫扑等各大交流平台上越来越多的“证人”出现,仿佛各个都是知情人士和名侦探,一条条信息的“可靠性”让乒乓队内部都不禁怀疑自家队长是不是真的藏太深。

  张继科这些天对于此事倒是一言不发。

  看来马龙的不做回应便是默认了吧。

  直播时,满嘴跑火车的张继科一溜嘴以调侃的口气暗示龙队有女朋友时,没有人知道他怀着怎么样的小心思。

  而后在那个夜,出了门的他看到无人的后街上,那个熟悉得刻入骨子的那个人在街边昏暗的路灯下温柔地揉了那个长发女孩的头,女孩浓眉大眼的,在昏黄的路灯下衬得两人美得像梦中的画。

  那时的自己只有一个念头。他完了,他也结束了……

  “那个女孩特别漂亮。”他这样想着,他也那样说着。

  

  那个夜里他做了一个延长没有边际的梦。

  之后的故事漫长而短暂。马龙将女孩介绍给他们,介绍给大众,热恋后的平淡细水长流带着不属于对他的温柔,稳定下来后紧接着确定的婚期……他们最后踏上婚礼的殿堂,所有人都笑着祝福他们,包括自己。

  女孩的脸在走马灯一样流转的场面中越来越模糊,朋友们的祝词也越来越清晰,却好像套上了他张继科的名字;原来他们相识的时间那么长,占确了彼此之间生命年华里的那么大的一部分,熟悉的人与面孔,眼前最美好的画面是他与心上的人长身而立,穿着庄正的黑西装,肩挨着肩,短暂的瞬间这片方寸之地只有他们,就像不知多久前整装待发的两个人,将要踏上荣光四射的赛场那般。

  原来昔日色彩斑斓的旧时光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

  可张继科再明白不过那个定格的画面也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退一万步来说,无论那个女孩是谁,有何种性格何种家底他都一无所知,张继科最清楚的无非是他永远不可能成为站在马龙身边、走完漫漫人生路上的这个人。

  他站在自己的身边,可他的目光和心底的爱恋全都留给了身着白纱向他们缓缓走来的那个女孩儿。

  她是心上人心上的白月光,自己是明月照耀遗漏的黑渠。

  他哭了,亦或是没哭。惨淡的故事演到最后也只记得他微笑着真切祝福的脸,和在离开时机舱上窗边染着天空白云,倒映的没有神采的面庞。恍惚间有晶莹闪光。

  张继科突然意识到,在自己最美好最热烈的年岁中与那个人炙热的曾经是真正的离他而去了。他完全失去了他,又或者说自己从未拥有过他。

  他醒了,他发现自己好像哭了。

  这一场梦好像跨过了他的一生,记录了他的痛与悲哀。

  夜还很深,目光所及处前路还是那么的黑,这般短暂的一场梦魇却承载了他的终极。

  为什么会那么痛啊。

  他面无表情地抹去脸上的湿润。我是张继科啊。

  张继科摸索着电灯的开关,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光明,就像他应有的东西那样。

  黑暗的潮水,古井的冰泉似的,可真冷啊。

说接后续的其实我懒得打字了。是在学校爆的肝嗯。应该大概可能是明天就能把(下)发出来了,鬼知道× 以及晚上头有点疼撸完文之后就没有校文辣,欢迎各位看官捉虫和bug。
感谢各位容忍我的话多,观看祝愉。

评论 ( 10 )
热度 ( 55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