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离去之原(A)(一)

继科视角。
一方死亡梗。
龙队和夏露婚期将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夏露放开了他。龙和科在一起后出了事情。
不上升真人不引战不扰蒸煮。
来啊来啊搞事情!

       他离开的日子,是那年夏天的尾巴。
       张继科还记得那天的北京,下了几周来的第一场雨。
       给人的感觉还是很闷,头顶的天空低沉得像是要塌下来。
       出门的前马龙还给他煮了一碗热腾腾的素面,还硬是给他放了几丁猪肉末,说是得膳食均衡。张继科嘴上应着,倒也没和他反着来。
       张继科最近感冒了,烧得还不轻,疲倦的样子像是霜打的茄子。  
       他平常也就睡不醒的样子,没差。用许昕的话是那么说,然后他就被自家嫡亲师兄怼了。
    说好了要当彼此的shi天xiong使di呢?
       今天的瞎子,啊不,师弟也是那么难过着。
       马龙出门的时候头顶的乌云就聚了起来,看起来是要下雨。“记得拿伞!”张继科忙叫道。
马龙似乎是没听到,只是迈着急匆匆的脚步关门离开,留下一个沉重的背影。
       张继科感觉头更加疼了。可能是病情加重了吧,看来真得好好休息了。张继科这样想着,收拾碗筷就倒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就这样睡去。
        ……
       把他从那场光怪陆离的梦中拖出来的是客厅座机拉起的尖锐铃声,“铃铃铃”的像是催命的魔咒。
       啪。
      是电话从高处落在地板上,与大理石碰撞的声音。

       医院的消毒水味张继科一直都不喜欢,会让人联系到死亡这件事。但他从未想到自己会离这件事那般近。
     以这样的方式
        急救室门上的灯色从红色熄灭黯淡,一道开合的大门是生与死的离别曲。
手术室外守着的家属有着相同的命运和不同的结局,他们都是在这个大都市下挣扎的人,他们的亲朋或好友,其中躺在那个死亡的牢笼里结局未明。
        没有人能逃过那个结局。
        但张继科从未想过会这样快。
当他看见那个男人身上蒙着白布,浑身冰凉的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那一刻,张继科感觉自己也落入了死亡的结局。
        头疼得更厉害了。
        这个钢铁般的汉子腿下一软,整个人就这样跪下。
像是向命运屈服。没有人能躲过。
         ……
         他葬礼的那一天,张继科没有去。
         后者的借口是他病了。
         确实,张继科病得不轻。无论是心上或是身上。
        他害怕。
        他害怕看到那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冰冰冷冷的躺在那里,在灼热的火焰中化为灰烬;他害怕烈火灼烧迷蒙他的眼睛,把那么鲜明的将那么夺目的过去与那么美好的未来,在火焰中付之一炷。
        他不想看到他最爱的爱人的微笑从此以后只能在那个冷冰冰的石碑上看到;他不想接受余生没有他的故事。
        没有了,一切都是那镜花水月,绚烂而虚幻的。

        头七过去的那一天,张继科去了墓地。
        碑前的石板上还摆放着给逝者的物什。
        张继科的病还没有好。或许他认为,他的病愈,便是对爱人离去的某一方面的承认了吧?
又或许,他的病,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马龙是他的毒,也是他的药。而如今,也是他一生的劫。他以这样的姿态,锁住张继科的一生。

-fin-内心戏走评。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