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与爱无关 1、2

  龙獒龙伪现实向,估摸是be,刀子。全文放在【梦里过客笑眼望】的tag里,若有意关注也可在那里或戳头看归档。
  不要问我龙队生日为什么要撸这种东西。如有需要会放he结局分支的,答应我,别取关我好嘛´_>`
  请勿上升真人。时间线乱得一塌糊涂,满天bug和ooc。

  part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八年不易 我们很好。】
  张继科看到这条微博时,正在四处为国球的三创事业奔波着。连地的奔波让他从里约回来就没休养好的身体被感冒病毒侵占了。咳嗽一直没停,拿起床头柜隔着的水杯就要喝。
  没水了。张继科起身,手机打开是微博界面,随手的一个刷新,看到了置顶的那条热门微博。
  本是精准拿着球拍的有力的手此时却陡然失去了控制力,手里的玻璃杯从被举起的高度摔倒被毛绒绒的厚地摊铺着的木地板上,杯口被磕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杯底残留的少许水渍在浅色的地毯上留下了深色的痕迹。
  是覆水难收。
  就像是磕了一角的杯子,泼出去的水,他注定放不下的感情和永远得不到的他。
  嗓子更涩了。
  张继科又咳嗽起来,一股刺痛从心脏跳动的地方跟着节奏一股一股地涌上来,他难受的弓起身子,腰弯曲着,腰部的旧伤隐隐作痛起来,愈发的疼,像是有人拿着一把锥子在伤口处往里推,那么疼那么疼,却盖不过心脏阵阵的抽痛。张继科一个受不了地侧躺在地上,右手紧紧揪着右心口的位置,汗浸湿了背后的衣物,脸上好想有什么冰冷湿润的液体淌过。
  真疼啊。为什么那么疼啊。
  可是自己身边没有他了,没有那个有着灼热温暖的手,细心的向队医学习手法、帮自己按摩的人了。
  奇怪,他不是早就该明白的吗。他真蠢。

  part2 与爱无关
        马龙有女朋友,这是张继科早就知道的事情。
  他们相识相知十四年,他的她,他又怎么会不知。
  陆夏是马龙的初恋,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唯一的一场恋情。
  毕竟,张继科也无法定义自己和马龙那一场不知是长是短的关系了吧。
  知己?兄弟?亦或是炮友?谁又知道,或许他张继科不过是马龙循规蹈矩的路上破格的难得离经叛道了的存在吧。
  总而言之,都是他一厢情愿的“索取”罢了。
  从那一天起。
  那日,外出比赛的马龙提前回来,撞见他在前者的床上自己抚慰,口中叫着他的名字是,张继科如坠冰窟,他知道,自己完了。特别是在那人目睹了这一羞耻的场面后,还二话不说的上前帮自己时。
  这场释放草草结束,一向爱干净的张继科没有马上去清洗自己,只是呆呆地坐在还残有体液气味的单人床上,听着浴室里水流流过的声音。脑中思绪成一团乱麻,理智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一切已经够荒谬了,他应该马上离开接着把这一切当做没发生过,两人心照不宣的失忆接着将今天遗忘在昨天,可情感又叫嚣着,再近些,同他再近些。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嘻嘻索索布料摩擦的声响,然后是门把手被扭开的声音。
  理智在那一刻全线崩盘了,张继科几个抢步蹬到浴室门见,水雾朦胧。
  “继科儿……?”马龙的声音被情欲熏得有些沙哑,隔着雾气听在耳里有些失真。
  张继科没有答话,只是以一个拥抱的姿态和马龙身体紧贴。马龙这才发现前者几近赤裸,先前疲软下来的小兄弟又支楞起来,有一下没一下的顶着他。
  “龙。”熟悉而陌生的嗓音似乎故意带着色/情的音调在自己耳边响起,这一声低音炮实在是太有杀伤力,弄得他脑子发蒙,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张继科看着马龙的反应,像是得到了什么莫大的鼓舞,一双桃花眼媚眼如丝,舌头挑逗着,含住他的喉结。
  或许用这样一个形容词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些不对劲,可是马龙真的觉得那时的张继科漂亮得过分。
  被舔舐的时候后者只觉得腰下一麻,“噔噔”后退两步被抵在墙上。
  砰。是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
  那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
  张继科而后回想,也道是一场美好却疯狂的情/事,他们的身体和灵魂在达到巅峰的那一刻契合,一切充斥着放任自流的情绪,那不顾一切镜头恍若世界末日,好像在对方身上留下的痕迹也能从此烙在他的人生上一样。
  不过也是,对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来说,也着实疯狂的最后一日。
  太危险,太脆弱。
  梦醒了,一切也都结束了。
  
  
  
  
  
  
  
  
  
虽然产出不好吃,但是不要给我寄刀片,答应我(人´∀`)♡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