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选手asan。

更新随缘。

【亓桃】旧事重提chapter3

  手机弄丢了,资料全丢了,所以存稿也…笔记本容易卡机,好多次校准的时候都没保存好,干脆翻了个老手机用来码字了,速度确实是不太行

  还有一个月要全市会考了,好在考完有一个星期的大假,尽量在会考之前把存稿全部码回来

  -7视角,偷懒用一些原剧剧情。

  多想不去想,夜夜偏又想,真叫人为难。

  ——《袖手旁观》齐秦

    简亓收到消息,最近飓风娱乐的人在盯程以鑫。

    那天他去后者住处找他,在车库见到了张专员。

   食指敲打着方向盘,简亓眉头紧皱,他对这位业务能力超强的记者有所印象,更多是因为向来不大爱管事的伍扬,曾在各种场合明示暗示地表示,不要为难此人。

    简亓同这位张大记者无甚交情,只是在他手底下买过几分通稿,在通讯录里找了许久,才找到号码拨了过去。

   “简大经纪人,稀客啊。

   “你说,有什么事……能揪着十几年不放呢。”

   简亓看着会议室落地窗外雾气弥漫的长江江面,打去电话。

    “三爷,忙着?”

    山城今日绵雨不断。

    简亓从伍扬那晓得,陶醉去他那吃了茶,他发动车子,开到那处。

    过了好些时间,陶醉才踩着阶梯走上路面。

    简亓降下车窗,陶醉看过来,冷冷清清的一眼,嘴里轻声念叨了一句什么,收了伞,坐进车中。

    “看来你这会儿,不想见我。”

    “无用之人,见了也是浪费你大答经纪的时间。”

    “心情不好?”简亓移过目光,唇边有淡淡的笑意,和副驾驶上的人说话。

    陶醉没理会他的目光,目视前方,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滴以不知停歇的姿势用力砸在挡风玻璃上,绽放成破碎的水花,“我姐心情不好,我就心情不好。”

    “那你这一年到头,怕是没几天笑得甜啊。”简亓脸上的笑容略有变化。

    “说正事吧,程以鑫的事儿吧。伍总不想说的事,谁也没办法,”陶醉瞥着简亓的反应,笑容刻薄,“看来程以鑫和敖三都不愿意讲。”

    ……

    他拉开车门下了车。

    “人想隐藏的,当然是藏在过去的秘密。”

    撑开的伞面遮挡住了雨滴,他低垂了眼,鸦雀扑闪般的长睫遮住了眼底的意味深长,他直直看向简亓眼中的躲闪情绪。

    砰。

    陶醉关上了车门。

    陶桃要离开的消息,是敖三告诉的简亓。

    三爷做事一向干脆,说完事后就

  利落的挂了线,留给简亓一阵忙音。

    简亓照常工作,忙着手底下繁忙的事项,只是在给咖啡加糖的时候没留意抖了出来,收拾干净桌面后咖啡已是微凉,抿了一口,苦到舌根都发涩。

    后来,公司里还有很多别的说法,听人说起,她出发去美国的那天,谁都没让送,和陶醉到公司打卡上班后,只经着AZY特保公司的敖董送去了机场;还有人说,陶桃在北美发展业务,许是再也不回来了。

    简亓不知真假,他没资格过问,单听了公司里的小姑娘传来传去,笑笑,当听了真的。

    再后来,伍扬把宋玄交由简亓来带。

    宋玄算是陶桃手底下最成功的艺人,国内一线,实力流量兼具,深度发觉台柱子之一,另一位是程以鑫。

    宋玄是敖三的弟弟,简亓算是少有的知情者,陶桃对宋玄十分宠爱,大概也是这个缘故。

    简亓一向带的演员,伍扬倒也放得下心,把这位超一线歌手给了简亓一块带。

    当他和敖三、宋玄坐在伍扬的办公桌前时,他就知道,这位新签的艺人对自己无甚好感,不过简亓对于他人的看法关怀都欠奉,只是不大能容忍艺人因自己的私人情绪影响工作进度。

    在宋玄漫不经心的扫着吉他和弦时,简亓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微笑着发问:“宋玄,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简亓两边的嘴角勾成一个恰好的弧度,任人挑不出毛病。

    “那样的日子,可真是好啊”,简亓的笑意逐渐冷却刻薄,“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一伸手就能够下来。”

    他一扬手,纸飞机沿着航道飘去,受着重力的影响,沉沉地下坠。

  【重提】

    圣诞过后,程以鑫在纽约的行程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赶着进度。这次的拍摄计划,伍总很重视,特意打了个越洋电话给北美分公司,陶桃得令,带着团队飞到纽约去压阵。

    这一年的工作重心放在公司内部影视和音乐两派的合作上,先由深度发觉的两大台柱子试个水,破冰之作就是宋玄的新专主打,歌曲由陶醉的团队负责制作,主打MV由程以鑫出演。

    新专主打定位的是异国之恋,歌者以旁观者的角度讲述故事,宋玄在棚子里就简单完成了自己的拍摄任务,程以鑫的内容由简亓带人到纽约拍摄。

    程以鑫早在半年前就接了一部新剧,原定开年前开机,公司协商后把男主角的戏份延后,程以鑫参加了开机仪式后就和助理飞来北美,想要安排补拍是很难排进日程的,所以在纽约的这段拍摄周期就安排的尤其细致,简亓初到北美不熟悉这边的办事规律,陶桃在两头来回安排,忙得是焦头烂额,陶桃手底下的人发现两位据说两看两相厌的金牌经纪人倒是默契十足,私人关系到也算平和。

    简亓向来是个懂得克己情绪的人,陶桃感觉的不自在情绪完全是自己找的,组里的事也就那么按部就班的解决。

    原定的工期收尾是当地时间一月一,结果提前时间在跨年当天完成了工作,陶总大手一挥,给组员们包了个场狂欢。

    毕竟年纪不小了,陶桃单看着后生仔们在欢乐场里摇摆着,浅尝了杯白兰地后觉得嗓眼的辣直往下冲,胸口发闷,从手包里找出烟同打火机,捏着太阳穴,寻个清净的地方透气。

    找到个无人的露台,陶桃恐外面风大,火起不来,燃了烟头,拉了推拉门,夹着细长的女士烟,呼了口气,烟雾弥漫,混着不知何时起的稀碎的雪,有些模糊了视角,只朦胧的看着那立这一个男人,黑色长风衣,身材颀长,看背影是亚洲人,嘴上叼着烟,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简大经纪。”她走到他身边,手上夹着烟,外面温度偏低,她指尖微微泛红。

    “陶桃啊。”简亓的尾音很轻,许是叼着烟的原因,他的发音听着略口齿不清,呼吸间有浓重的烟草味道,“不冷吗?”

    她笑,“还好。”

    “加州的夜景,好看吗?”他侧过脸问她。

    “比纽约的夜美。”陶桃也朝他偏过脸,笑容沉静,夹着烟尾在围杆上磕一嗑,有烟蒂飘在地上。

    他们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并肩站在一起说过话了。

    陶桃看着满地的烟蒂,轻声道:“你也别抽太多,对身体不好。”

    “我听陶醉说,你有男朋友了?”简亓答非所问。

    “嗯,平安夜那晚。”

    “那晚真是打扰了。”

    陶桃看着被霓虹灯点亮的夜空,“你在说什么呢。”

    “重庆的冬天没有雪,有一年平安夜却下了。”沉默良久,简亓没头没脑的开了一句。

    “雪不太大,飘飘扬扬地落在挡风玻璃上。”

    “嗯。”

    “那时候我就突然很想,想去见你。

    “你是北方人,肯定见过很多雪,我以前也见过很多场雪,可是在重庆,我和你相遇的重庆,飘了好多年来的第一场雪。对了,还有,副驾驶上的女人不是你。”

    “你来的那天,加州也飘了雪,”陶桃说,“我和你看的第一场雪不那么好,风太大,雪花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感觉不很好。简亓,没有那么好。”

    “明天我就回去了。”

    “我知道,一路顺风。”

    “陶桃,你那么好,你以后也会很好。”

    “好。”

    简亓转身,卷着一身风雪的寒意。

    “其实,我们也一起看过雪。”简亓在心里悄悄说。

    那时的你,还是那么美,拿着我送给你的水晶球爱不释手,打开开关,雪花就飘扬着下,隔着水晶球的风雪,我看到你笑得弯弯的眼睛。

    我这辈子没有什么执念要的东西东西,我希望陶桃好,一辈子都好。

  -TBC-

  不会烂尾。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季更选手asan。 | Powered by LOFTER